《失竊神畫:卡拉瓦喬》The Stolen Caravaggio

卡拉瓦喬(1571~16 10)長年在羅馬、那不勒斯、馬爾他、西西里活躍,屬於巴洛克畫派,甚至是影響巴洛克畫派的重要人物。他的一生充滿了謎團,除了繪畫的工作之外,總是隨時與人爭吵打鬥。1606年卡拉瓦喬在爭鬥中殺死了一名年輕人,於是被懸賞項上人頭,不得已從羅馬逃到馬爾他,但依然捲入爭鬥中,1609年到那不勒斯,過的生活依然一樣,隔年的七月十八日卡拉瓦喬離開人世。


卡拉瓦喬的名畫「聖方濟各、聖勞倫斯與耶穌誕生」,曾在意大利西西里首府巴勒摩的一個教堂,懸掛了三百多年,直到五十年前被人盜走。這件事連美國聯邦調查局都曾介入調查,並將這竊案列為「頭號通緝名單」。


事實上正確的說法,是這幅畫被當地一個勢力龐大的黑手黨頭頭,私藏在其家中。但在2001年中,黑手黨曾以擁有該畫而提出勒索,曾經在一段被公開的採訪節目中,教區神父透露了1969年十月發生的竊盜案細節,但貝內代托神父於2003年去世。


本片似乎是根據這一段的訪問節目而得到的靈感,利用拍片而以贋品替代,這並非是首例。表面上的電影攝製,但真正的目的是偷天換日。


藉由退休警官的線索提供,由於這些情節是過去真實發生,如今卻由編劇寫出,這難怪會引起黑手黨頭目的恐慌。前面犯案為真,拍片為虛,在兩條線交融中,便透發了一股情節的力道,亞伯這一招應該是「引蛇出洞」。


於是以狄耶戈‧斯巴達佛斯為投資的代表,便投資了拍片,以便隨時都可以掌控劇情的進展。問題是故事的來源由亞伯掌控,像擠牙膏般地提供劇情,這使得黑手黨無法忍受,遂綁架了編劇培斯,最終將他打昏住院。然而編劇昏迷,但情節繼續由X先生提供,於是黑手黨也開始滲透這個劇組。


這是一部各顯神通的電影,處處充滿懸疑與推理,從而帶出亞伯與艾蜜莉亞過往的一段情,而薇蕾雅才得知亞伯其實是自己的生父。


戲最終是拍完成了,在這兒導演又賣弄了一段虛與實的把戲。尤其後面培斯向警長表示,自己過去的作品是薇蕾雅捉刀,但薇蕾雅並不願說出真相,警長表示如果是事實,那就必須彰顯,而薇蕾雅說了一句好台詞:「事實常常背叛人,虛構能解救我們。」


至今這幅畫依然下落不明,但卻有許多傳說,有人說這幅畫藏在穀倉裡,可能早已腐爛,而且畫的大部份已經被老鼠吃掉,在影片中則表示可能被豬吃掉。不管真假,這些消息其實都是令人頭皮發麻的。


在2018年五月,一名黑手黨叛逃的人加埃塔諾‧格拉多表示,他曾奉命與一名瑞士藝術商人聯繫過,因此也有人斷定,該畫可能藏身在瑞士。而現在懸掛在意大利聖洛倫佐教堂的是複製品。


真相如此,但透過電影以三條線的呈現,使得本片呈現了多重時空的併現, 最終雖然有許多與黑手黨有關的官員被一一處理,從而大快人心,但這個故事從起點又回到了原點,亞伯雖是退休的警官, 但他一刻不得閒,看來他是以追回這幅名畫為己任。一再地金蟬脫殼,變換自己的身份,無非是有利於自己暗中調查,這種無法安頓下來的個性,才導致艾蜜莉亞無法與他繼續生活,艾蜜莉亞曾經將過去亞伯與她的相片,刻意隱去亞伯的面孔,但其實她還保有另一張完整的相片,可見她對亞伯的愛是永遠不會忘卻的。


薇蕾雅的個性也是有趣的,她明知培斯風流成性,只要有女人在他身邊,一定成為他追求的對象,在他去拜訪製作人維特里時,在樓梯邊與一名茉莉塔有著曖昧的手勢,導演在這個橋段就呈現了培斯的性格。


但最終他卻誠實地去面對自我,這將使得他的心靈能獲得解放,而這似乎也是他向薇蕾雅真心告白的唯一方式,這是一場極為圓融的戲,導演也在此將真實與虛構做了交織,這是全劇中最令人驚嘆的安排,於是電影中的薇蕾雅與培斯,只是長得與現實中的薇蕾雅與培斯相像而已。

然而這種看似巧合的交叉,其實反而拓染了更大的拓染空間。名畫尚未找到,亞伯將繼續奮鬥。電影拍完了,但並非是結束,因為人生永遠不會有停滯,就算有短暫的停滯,但很快就成過去。


面對無盡的未來,過去是一種借鏡,生命形態就會在這個交叉點展開新的未來,「失」片是一部值得一看再看的佳片。


撰文|黃英雄

文圖提供|佳映娛樂

contact

© 2019 by Focus Art 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