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非花 / 霧.非霧|記2019葉子奇個展

從北部驅車前往台中,在冬日暖陽中欣賞一場難得的藝術展,真是生活中的一大賜福與享受。近幾年鮮少個展的葉子奇,日前在台中月臨畫廊推出個展「花.非花 / 霧.非霧」,距上一次個展時隔兩年,這次除了新作品之外,也有一些是舊作,難得可以看到數量這麼多的作品聚集在一起,十足展現了葉子奇的精湛繪畫實力。

此次個展瀰漫著浪漫情懷,從畫面上、從整個展覽的策劃構思都是。其妻張金催今年年屆六十,而這場個展可視為是他送給妻子的生日禮物,他們結褵36年,可說是藝術圈裡的模範夫妻,總能在他們的互動之中,感受到關於愛的真正意義。開幕當天,他們分別招呼著來自各地的親朋好友,每個人的到來都充滿著興奮,每個人的離去都充滿著喜悅,人在現場的我充分地感受到葉子奇夫婦的「好人緣」,以及他們與朋友間交往的一份真性情。

來自眷村的女孩


入口左側,一幅畫有國旗的小畫,給我特別感動的情緒。或許因為香港事件的動盪,給予我們反思台灣的機會,畫面上雖然僅是一面飄揚的國旗,但在葉子奇的處理之下,畫面的寧靜與氛圍,賦予這面國旗相當低調而感性的情感,作品名為《來自眷村的女孩》,透過這面國旗,講的是他的妻子、講的是成長的背景、講的是台灣的歷史⋯⋯,正如「花.非花 / 霧.非霧」,看似是什麼,其實不僅是眼前看到的事物而已,視線之外,還存有更多等著被探索、被發掘的真相。

七星潭的雲


一樓展有兩件非常精彩的大作品,一是《七星潭的雲》,葉子奇寫到:「2000年初夏,返台畫展酒會後,我們第一次帶著一雙兒女回花蓮,到七星潭看海,遠方海平面上的雲被海風吹撫,堆疊出各式各樣、變化多端的形狀。那天,剛滿週歲不久的兒子學習踏出他人生的第一步,就在花蓮,我所鍾愛的土地。天地循環,人生多變,唯有親情與記憶,就像那天的雲,永遠的留佇在七星潭。」19年過去了,兒子也轉眼成了大學生,靜謐的海、天、雲,三項元素構成了完整的神聖和諧。

霧中山


另一件是《霧中山》,是此次個展的主視覺作品,也被展於一樓展場的正中央牆面上。葉子奇掌握的寫實功力令人驚嘆,山與霧合二為一,清透帶點濕潤的空氣感瀰漫在畫面上,這般景色令人嚮往、令人駐留,是台灣美麗的山脈,是大自然最樸實的絕美。


走下地下室展廳,比如作品《青山.浮雲》有著心曠神怡的寬廣,「雨後初晴,青山浮雲是妻子最喜歡的花蓮景色,每次清晨送兒女上學後,她總是駐足良久,遠觀白雲青山,怡然忘憂。我答應她會留下這美好的景色,讓變幻多姿的白雲永遠伴隨著青山。」除了霧中山之外,此次亦可看到一系列描繪山雲之景,或甚至只單純地剩下一朵雲。浮雲,指天空中飄浮的雲,也可比喻虛幻不真實或不重視的事物,浮雲可以是美好的投射,也可以是負面經歷的載體,天有不測風雲,更該提醒自己把握當下。

青山.浮雲


寫實景色是葉子奇的一大強項,而靜物(尤其是花卉)繪畫也同樣出色。《京都的夢》描繪優雅高貴的白茶花,背後的故事是這樣的:「這是一個遙遠的夢,古典而幽雅。年過六十,沒有去過日本。去年十二月,第一次去日本為的是藤田嗣治在京都國立近代美術館的大展。居住的民宿,是一整棟和式的老宅院,滿屋檜木的香氣,使我想起從小居住的玉里家鄉和式老屋。臨別前一晚,後院唯一的一株茶花開了入冬的第一朵茶花,主人盛情,要我剪下,供在屋內欣賞,那豔白的花瓣,嫩黃的蕊心,冷青的錫瓶,朱紅的木案,交織成一個古老又遙遠,屬於京都的夢。」


京都的夢


葉子奇畫花,畫得極雅,能把花朵最深層的美感凸顯而出,不匠氣、不造作,表現一份最純粹的自然之美,同時,也把自己的心境與思緒隱藏到畫面裡頭。我們眼前看到的是花,卻又非花,一切在意象之外,而意猶未盡⋯⋯


葉子奇個展|花.非花 / 霧.非霧

時間:2019年11月16日(六)-12月21日(六)

地點:月臨畫廊一館(台中市西區英才路589巷6號1F)

contact

© 2019 by Focus Art 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