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新視角重新思考藝術展覽的可能

「家.屋:全人文化近用展示體驗區」的啟示



國美館「家.屋─全人文化近用展示體驗區」

今年台灣剛通過文化基本法,文化平權正式納入法條,而由國立臺灣美術館主辦的「第一屆全人文化近用與社會共融國際研討會」在上個月舉行,可說是台灣文化平權發展的一大里程碑,這是亞洲華語圈第一次誕生以此為主軸的研討會,難得集結了來自世界各地該領域的專家,共同探討關於文化近用的各方面議題。


關於全人文化近用的示範,國美館做為領頭羊的角色,正舉行的常設展「家.屋─全人文化近用展示體驗區」,打破了我多年來觀看藝術展的舊有思維,透過這場深具意義的示範體驗展,我們看到了更多符合未來趨勢的展覽規劃與策展思考,每一個費盡心思所規劃出來的藝術展,究竟是服務觀眾?還是服務藝術家?還是服務策展人呢?在此,我們可清晰地感受到,如從「全人文化近用」做為出發點,則可延伸出適合各族群欣賞的藝術展,這樣的趨勢絕對值得藝術界學習與效仿。


來自紐約的視障藝術家博物館教育人員 Annie Leist由國美館人員陪同邊聽口述影像導覽邊操作輔具,以理解房屋從立體原形轉換成平面時的幾種視角呈現,以及演變成樓房的轉變。

尚未踏進展間,即在入口牆上看到展覽附有的八大項友善服務,包括:桌面高度高於70公分,適合使用輪椅的觀眾;點字設計,適合視障觀眾;口述影像,適合視障觀眾;提供年長者及其他觀眾博物館椅;加大版文字設計,適合年長及視力不佳觀眾;手語導覽影片,適合聽障觀眾;走道設計寬於150公分,輪椅可360度旋轉;轉角設計寬於90公分,輪椅可90度轉彎。非常貼心地考量到視障、聽障、熟齡、身心障礙者們在欣賞藝術展時,所會需要的協助和需求,而且這些友善服務對於一般觀眾來說,同樣能夠自由選擇使用,大幅度地增加了觀看展覽時整體的舒適度。


負責此展的策展人為國美館教育推廣組助理研究員吳麗娟,在她用心的策展思考下,無論是作品的選件、作品陳列的順序都相當考究。展場上,燈光不再過份明亮刺眼、說明牌的字級放大、畫作全面調降高度、帶框的畫作不再貼地線……多項不同於展覽組在做展覽的想法和規劃,都是為了能讓觀眾更友善地接近藝術品。關於此展覽最大的挑戰為何?她則表示:「跨部門的溝通會是一個關鍵!」一個展覽的呈現,涵蓋了各項觀念的扭轉,這點確實還需要更多策展專業的重視。


展覽從「家」、從「屋」的主題作為核心,第一件可觸摸的輔具打造了「家」的基本立體造型、平面造型,視障者藉由觸摸可了解到,所謂「家」的基本輪廓。接著,展覽以陳澄波的油畫作品〈淡水風景〉揭開序幕,從此作品延伸出3D列印的觸摸輔具,一層層解構畫面裡前、中、後的屋景,三層式的浮雕概念,讓我們觸摸到象徵房屋的線索,也讓視障者得以透過觸摸去理解、欣賞一件視覺繪畫作品。


此次在資深口述影像規劃師趙又慈的專業解說下,對於展覽有了更深入的理解。她提到:「文化近用,應該是以服務全人為目標,因為不是所有人都有足夠的素養去理解藝術展覽,展覽應該要讓觀眾可以容易且清楚地吸收,如果關於展覽的基礎知識做得夠好,這個展覽便能夠服務到非常多人,可以很基本,也可以做到很豐富。」


順著展覽脈絡,依據創作媒材做為區隔,如油畫、膠彩、水墨、版畫、水彩、攝影/錄像及複合媒材裝置。〈淡水風景〉之後,第二件觸摸輔具為李錫奇的版畫作品,畫面雖然看似抽象,但透過三個圖層板的剖析,一來可以理解版畫的創作過程,二來可以摸索到畫面上象徵房屋的線條,延續了從一開始接觸到的線條概念,視障者便能順利地在腦海中勾勒出視覺心象。

「家.屋─全人文化近用展示體驗區」,第二件觸摸輔具為李錫奇的版畫作品


口述影像是一門需要更被重視的專業,深耕該領域多年的趙又慈說到:「口述影像在語言的說明上有一定的技巧與重點,一是需要口語化,二是需要有邏輯。你的語言愈正確,他能收到的理解就愈好。文字必須精要且關鍵!」先從空間感講起,先對於一個整體,即所謂的「完形」(完整形象)加以描述,接著慢慢加入更多的細節,最後加入作品特色或特徵,並在一定的長度內結束,視障者在聽的同時才能進行想像、才會覺得有趣。


趙又慈以第三件觸摸輔具——張永村的水彩畫作〈文明的躍昇〉為例,作品給人第一眼的感受是「稠密」,那麼便要讓視障者能夠理解什麼叫做「稠密」?並且還要呼應象徵房屋的造型線條。因此,此套輔具共有兩件,第一件表現的是局部區域的凹凸板,觸摸凹與凸的緊密排列而感受到「稠密」;第二件表現的是幾何圖形的堆疊,觀眾可以將正方形、梯形、三角形等造型的積木,透過拼圖的方式放回到畫面上原本的位置,藉此感受在「稠密」之中,仍保有許多房子的輪廓。


「家.屋─全人文化近用展示體驗區」,第三件觸摸輔具為張永村的水彩畫作〈文明的躍昇〉

邀請輪椅使用觀眾協助檢視相關近用設計的可及性。後為口述影像發展協會趙又慈老師


來到最後一個展區,以陳慧嶠的作品〈睡吧!我的愛〉為範例,製作了縮小版的觸摸輔具,原作是一張鋪著柔軟毛料的床,但上面粘著無數的針。在輔具上,視障者可以摸到柔軟的毛料感,順著摸下來則會摸到黏著在上面的針梳(拆解自梳子),透過這樣的觸感,他們也能真切地感受到作品所欲傳遞的「衝突感」。


最後一部分是教育推廣區,展示了油畫、膠彩、水墨、版畫、水彩等相異媒材的不同顏料與使用工具,做到最基礎而重要的美學教育功能。欣賞完這樣一場展覽,策展人在豐富典藏品中,挑選出的作品相當精彩且脈絡清晰,而在全人文化近用的示範上,體現了一次全人服務的完美嘗試,無論是身心障礙者、高齡族群、學齡孩童、一般大眾,都在這套多元感官的體驗設計上,獲得更直接的深刻感受,這就是一場藝術展最重要的意義所在,不是嗎?

contact

© 2019 by Focus Art 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