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影無影?影子魔幻展|記奇美博物館光影特展


從去年7月至今年6月,台南奇美博物館正推出一場不容錯過的特展「有影無影?影子魔幻展」,在欣賞完這場展覽後,特別有感,尤其是私人美術館在藝術展覽的操作上,這次的特展我認為格外成功。這場展覽集結了十五位(組)影子藝術家的作品,並串聯六個關於「影子」的提問:「您是否常忽略影子的存在?」「您認為影子是實體嗎?」 「您認為影子會反映物體的輪廓嗎? 」 「您認為影子總是隨著物體移動嗎?」 「您認為有彩色的影子嗎?」「看完展覽後,是否改變您原本對影子的印象?」讓觀眾在看展的同時也能進行思考。


光與影,向來就是個迷人的主題,沒有光,影就不存在,也因為光,影才能變化萬千。透過藝術家的創意與巧思,沒想到光影能如此有趣,如此打開人類的想像力。


進入展場,看到的第一位展出「藝術家」是張正龍,他是職業魔術師,同時也是職業手影師,表現出各種以手做為變化的影像,像這樣類型的「藝術家」,在官方美術館的展覽中是比較少能受到重視的,這場展覽選入了不少跨領域的創作者,比如還包括「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數位體驗設計團隊「叁式」等,不受所謂「正統藝術家」身份的侷限去選擇參展作者,這點是值得讚許的。

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作品《假如我是愛麗絲》,邀請歡眾進行互動。

前一陣子在網路上盛傳的影子圖像,正是來自比利時電影製片文森.巴爾(Vincent Bal)的創作,他擅長透過一個日常物件,營造出一個全新而可愛的小場景。他表示:2016年5月,我正在寫電影劇本時,陽光照射在我的書桌,我發現桌上茶杯的影子有點像大象,於是我替杯影畫上眼睛和一抹微笑,拍了張照分享在臉書上,沒想到受到熱烈迴響,因此我決定試著每天創作一張「影子塗鴉,看看能不能畫個100張。那已經是三年前的事了,沒想到我至今還持續地創作著。」這些作品讓人不由自主的發出會心一笑,很單純、很生活,充滿創意與趣味以及各種異想天開。

更多作品請見 www.instagram.com/vincent_bal


沉靜在輕鬆詼諧後,下一件作品迎來巴基斯坦裔女性藝術家阿妮拉.卡尤姆.阿嘎(Anila Quayyum Agha)的光影裝置《給自己的花—青綠色》,透過藍色鏤空立方體的中心光源,在天花板及白色牆面投射出滿滿的伊斯蘭圖騰影子,象徵伊斯蘭文化與各文化交會,沒有性別、種族與文化的隔閡。而目前的版本則加入了綠色元素,主要是藝術家來台布展時,從北到南看見許多樹林,映入眼簾的全是綠色,因此,她希望在原作中加入綠色元素,把台灣意象融入作品之中。

巴基斯坦裔女性藝術家阿妮拉.卡尤姆.阿嘎(Anila Quayyum Agha)的光影裝置《給自己的花—青綠色》

許多光影作品在藝術家精心設計的巧妙錯位下,影子與原物體形成極大的反差,比如拉沙德.阿拉卡羅夫(Rashad Alakbarov)利用一堆日常使用的「廢棄物」(寶特瓶、塑膠碗、牙籤等),竟可以創造出一整面城市的剪影;山下工美(Kumi Yamashita),利用紙張的細微揉折,竟可以創造出人臉的側邊輪廓剪影;尹普鉉將破碎的橡膠娃娃的局部懸吊起來後,破碎肢體竟成了一系列男女歡愉的私密影像;弗雷德.埃爾德肯(Fred EerdekensFred Eerdekens)則將鐵線扭曲,形成影子詩句;高齡76歲的荷蘭藝術家迪特.韋吉曼(Diet Wiegman),早在80年代就創作了一批光影作品,透過光線將一堆看似無意義的堆積物,在牆上打出古典雕塑的輪廓⋯⋯藝術家們的創意與美感真可說是令人大開眼界。

拉沙德.阿拉卡羅夫(Rashad Alakbarov)作品
山下工美(Kumi Yamashita)作品
迪特.韋吉曼(Diet Wiegman)作品
迪特.韋吉曼(Diet Wiegman)作品

弗雷德.埃爾德肯(Fred EerdekensFred Eerdekens)作品


兩件特別值得一提的動態裝置作品:豪華朗機工的新作品《流影》,結合聲光與機械科技,透過光球讓觀者在悠揚的樂音中感受光影變化。2020年1月起特別選用國際小提琴家、奇美藝術獎得主曾宇謙拉奏的《恩斯特:夏日最後玫瑰變奏曲》作為配樂,光點明滅隨著古典樂炫技的音符節奏變化舞動。

另一件來自日本藝術家桑久保亮太(Ryota Kuwakubo),作品《消逝》以日常物為主,透過玩具小火車上頭的LED 燈,沿著軌道在日常家用物品之間移動,當光源被物品阻擋後所產生的影子,竟像似生活中所經歷的人生風景,在虛實交替下形成一幅迷人景象。這件作品實在耐看,可以靜靜地看著小火車不斷地移動,一些童年的模糊記憶似乎也隨之被翻起。

最後還有一件作品並不在展場內,而是在戶外園區的一件公共藝術品,義大利藝術家法布吉歐.康納利(Fabrizio Corneli)將小型的鋼件結構垂直矗立於牆上,透過太陽的軌跡在壁面描繪出影子。每年2月21日上午10點38分、和10月21日上午10點9分,會出現「Forever」與「蝴蝶」圖案。每年2月21日下午2點44分、和10月21日下午2點16分,會出現「Just」與「now」。在其他日子裡,接近上面四個時間點時,文字與圖案會略為扭曲變形,但依然可辨識。直接利用太陽做為光源,廣義來說,也可說是一件大地藝術創作了。


總體來說,展場的動線規劃良好,每位藝術家的展示空間相對是獨立而完整的,也針對每件作品所需要的空間大小做了最佳規劃,藝術家的數量也很剛好,作品充滿豐富性,一般大眾可以很迅速地理解作品,但又不是一場只是為了把觀眾吸引進來的噱頭展覽,可以感受到館方在策展上,依然保有藝術專業的高度,我認為這是最困難之處,其中的拿捏需要充分考量,太過學術無法吸引大眾enjoy,太過娛樂化又失去美術館的美學教育目的,時下很多美術館推出的藝術展不是前者就是後者,難免會令人覺得有些遺憾。雖然已經開展超過半年了,但可能還是有許多朋友尚未感受,如果有前往台南的打算,不妨將奇美博物館列入行程啊!


奇美博物館 Chimei Museum


參展藝術家

阿妮拉‧卡尤姆‧阿嘎 (巴基斯坦 / 美國) Anila Quayyum Agha (Pakistan/ USA)

拉沙德‧阿拉卡羅夫 (亞塞拜然) Rashad Alakbarov (Azerbaijan)

文森‧巴爾 (比利時) Vincent Bal (Belgium)

法布吉歐‧康納利 (義大利) Fabrizio Corneli (Italy)

弗雷德‧埃爾德肯 (比利時) Fred Eerdekens (Belgium)

拉里‧加根 (美國) Larry Kagan (USA)

桑久保亮太(日本) Ryota Kuwakubo (Japan)

豪華朗機工 (臺灣) LuxuryLogico (Taiwan)

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臺灣) Puppet & Its Double Theater (Taiwan)

叁式(臺灣) Ultra Combos (Taiwan)

崔安他菲洛斯‧法易奇斯(希臘) Triantafyllos Vaitsis (Greece)

迪特‧韋吉曼 (荷蘭) Diet Wiegman (Netherlands)

山下工美 (日本 / 美國) Kumi Yamashita (Japan/ USA)

尹普鉉(韓國) Bohyun Yoon (Korea)

張正龍 (臺灣) Zheng-Long Zhang (Taiwan)

contact

© 2019 by Focus Art 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