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o Ginza Tokyo 西畠清順&そら植物園

「Goodbye Sony Building, Hello Sony Park.」諾大的白底黑色字體,懸掛在銀座的Sony大樓外部,以公園(Park)取代建築(Building),讓Sony這個老品牌的形象好感度瞬間激增不少。2018年8月開始,Ginza Sony Park正式對外開放,這座開放式的垂直公園,由707平方公尺的地上層和4層「地下公園」組成,整個園區由中央樓梯連接,保留了獨特的原 Sony大廈結構。


Ginza Sony Park最引人注目的部分,莫過於地上層的「Awo Ginza Tokyo」,在高樓林立、熙攘人群的快速步調中,這個開放式公園倒顯得平易近人,沒有浮誇的造景,也沒有太多人工的刻意組合,乍看之下,也就以為是城市公園的標準版本之一吧!然而,這個看似平凡的公園居然處處充滿著巧思。


這些驚人的巧思來自於知名的「#植物獵人#西畠清順#SeijunNishihata),這位看到植物(尤其是稀少奇特的植物!)總是笑開懷的年輕人,被譽為是世界上最懂植物的人之一,他的人生故事相當精彩,目前不僅在日本植物界,甚至是在國際植物界都佔有一席之地。在「Awo Ginza Tokyo」之前,他在東京還有另一處代表作,即人氣非常高的「代代木 Village」,打造了一處隱身於繁忙東京的綠洲天地,他曾說過:「我的設計理念是『共存』,是一種生活理念,也像是都市生活提案的概念。換個方式說,即使是東京這樣的都市,也可以集合這麼多來自世界各國的植物,跟人們一起存在和平共處在這個空間裡。」


他向來喜歡蒐集來自世界各地的奇特植物,在這座「Awo Ginza Tokyo」也不例外。這個公園同樣是由他負責監製,並由他所主導的公司「天空植物園」(Sora Botanical Garden project)完成執行。其中最迷人的巧思,莫過於這是一個「可以購買的植物園」!其實就是植物選品店的概念,經由植物達人挑選過的植物,或許是造型、或許是稀有性、或許是生命力,似乎總有某一點與眾不同的特質而被選中在此展現其姿態。每一株植物皆標示有詳細的說明,也因為園內的植物是可以販售的,所以園內的植物景觀就不會永遠相同,每一株被購買走的植物,會再遞補上新的植物,但不一定是同樣品種的植物呢!這種構思不僅能夠與民眾互動,更增加了公園的豐富變化。


公園的官網上也會發布相關訊息,比如今年4月中旬,櫻花、杜鵑花退場,為了迎接夏季,種植了銀道王蘭(斑葉象腳王蘭)、加拿利海棗 ,以及西畠清順相當偏愛的酒瓶樹,熱帶氣息濃烈十足。



針對Ginza Sony Park這個案子,他們的明確目標有三點:為Sony品牌創造新的聚集核心、提供人們新的互動體驗、將銀座打造成更舒適的場域。在這三點原則的前提下,分兩階段實施,第一階段是2018年至2020年,也正是目前大家所見的樣貌,在2020年的秋天將與東京奧運一同落幕;第二階段是2020至2022年的第二次改造,全新的Sony大樓將預計在2022年完成,而未來的Ginza Sony Park除了地上層和地下層之外,還將會有上層公園(upper park),完成上層、地面、地下的整體垂直設計,不禁令人相當期待2022年實現的新改變。


在這個案例中,體現了商業空間打造「公園」的相乘加分效果,以全新的都市生活概念去包裝品牌、包裝建築、包裝日常生活。當科技愈發達,我們愈需要更多的自然,更多的綠意,有這樣一座公園相伴,無疑也增加了「啊!原來還有這樣的植物啊!」的驚喜感呢!

images from AWO GINZA TOKYO

contact

© 2019 by Focus Art Ltd. All rights reserved.